2 Cellos站在最前面的一拨人,除了跟我们一起来的那四位老前辈之外,还有茅山的地仙玄虚真人、龙虎山的地仙冲灵真人、峨眉山有个师太,一大把年纪,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太,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身上蕴含着大恐怖,绝对是个修为高深之辈。

  “我怎么感觉有人好像在动用引雷大术……”站在不远处的周一阳也抬头看着天空,有些不太敢确定的说道。2 Cellos矮冬瓜摔肿的脸把眼睛硬生生的挤成一道小缝,透着眼缝露出来的光,矮冬瓜四处瞅着终于瞅见了站在船舷上的乔四龙。2 Cellos...

2 Cellos渐渐的,四周那些伤心欲绝的哭喊之声渐渐小了很多,很多人坐在地上,一动不动,静静的感受着这佛音的笼罩。

  屋中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这个男人,等着他拿主意,这次任务这个矮小的男人是他们的老大,这帮雇佣军都是矮小男人召集到金三角的,雇佣军都听他的命令。2 Cellos紫金钵的佛法之力愈加强盛,继续朝着四周不断扩散着佛法之力。2 Cellos...

2 Cellos泰国徐斌之事发生过去也有几天了,这几天陈天骄虽然没有提到徐斌一个字,但从陈天骄时不时黯然神伤的样子也说明她心里还是沉甸甸的。

  很有可能,我们来的这些人,一个也无法活着出去。2 Cellos乔四龙冲上越野车,越野车上的车钥匙还挂在上面,四龙打开车钥匙,调转方向盘,车子往后飞速后退到卿淑宝跟前“快上车!”乔四龙的脑袋伸出车窗,呼唤着卿淑宝。2 Cellos...

2 Cellos“不……我就要跟你在一起,你要是死了,我就跟你死在一起”陈青蒽动情的说道。

  这边我们刚刚破了心魔幻阵,这些僵尸又闹起了幺蛾子。2 Cellos卿淑宝被那双柔嫩的手摸的舒服的直翻白眼,再这么下去小关西就得挺起来了,卿淑宝忙抓住陈天骄在他身上乱动的小手,尴尬的说道:“你别摸了,我告诉你,是我屁股中弹了,屁股上肉多神经少,没大碍啊”“中弹了还没大碍?!”陈天骄比卿淑宝还要紧张,在陈天骄看来,人要是中了子弹就是要命的问题,卿淑宝大大咧咧的满不在意,可陈天骄不一样,心下着急的陈天骄在卿淑宝惊讶的目光中拽着卿淑宝让他翻了个身,屁股高高的撅起。2 Cellos...

2 Cellos那十几位地仙级别的手段打在罡气屏障之上,纷纷如石沉大海,根本没有任何回应。

  “快,机会来了!”老李催促道。2 Cellos这次再承受住白弥勒这重重的一击,便有些支撑不住,显然是受了内伤。2 Cellos...

2 Cellos眼看着俩货去逍遥自在了,自己只能独守空房,卿淑宝不由埋怨起陈天骄来,“小妞,大半夜的赶快回去睡觉去,小心我兽性大发吃了你”“你敢?!”陈天骄挺起胸脯瞪着眼态度强硬的和卿淑宝对视着,卿淑宝在陈天骄犀利的眼光下败下阵来,垂头丧气道:“妞,算我怕了你了,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,我回去睡觉去了”卿淑宝刚要转身迈步离开,没想到身后的陈天骄突然叫住了他,“哎,你等等....”“怎么了?”卿淑宝回过头,疑问道。

  来者不是旁人,正是当年青龙长老和黑水圣灵教的人围攻龙虎山的时候,我在龙虎山的禁地之中遇到的那个被困住了几百年的斗尸,从大明万历年间就一直被困在那地洞之中的斗尸。2 Cellos我高祖爷摇了摇头,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解释,这事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,而且现在的情况纷乱嘈杂,到处都是混战。2 Cellos...

2 Cellos青蒽妹子突然放缓了脚步,一脸甜美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卿淑宝一愣,“打?!”李霸天也蒙了,道:“干?”“非也非也...”乔四龙摇了摇那根手指,嘴里吐出一个字,“跑!”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等那帮雇佣兵杀进来的话,咱们哥仨都得打成筛子,在重型火力和战斗素质极强的雇佣兵面前,就凭咱们三人三把小手枪,根本挡不住他们,为今之计,只有抛却金三角基地,跑!”没办法的办法就是跑,说实在的卿淑宝不愿意当缩头乌龟脚底抹油溜走,但乔四龙都这么说了,跑还可能有活路,不跑就只有死路一条。2 Cellos我张开了怀抱,要给他一个爱的抱抱。2 Cellos...

2 Cellos之前是每往前走上一段距离,便会遇到一个厉害的杀阵,可是这会儿,竟然没有了,而且十分的安静。

  我心里却在想,斗尸老爷子您就知足吧,就我高祖爷刚才那一招画龙点睛,前面就算是一块千斤巨石,这一招过去,也能打的粉碎,亏您是一具斗尸,金刚不坏,要不然早就被炸的没影了。2 Cellos蓦然间,我睁开了双眼,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。2 Cellos...

2 Cellos卿淑宝心里暗骂一声,摇晃着脑袋走进了洗手间,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泼在脸上。

  钞票俗称钱,放在这种情况下钞票就是迷乱地方军心的催化剂,钞票洒到敌方阵营,造成的破坏力将是巨大的,这种杀伤力,不下于几百发炮弹的威力。2 Cellos老花坐在地上,身上有着厚厚的寒霜,眉毛上都结了冰。2 Cellos...

2 Cellos众人看到这火离阵,再一次被这法阵的凶悍震惊的目瞪口呆。

  看到我高祖爷施展出了这一招,围拢在白弥勒身边的那十几个地仙级别的高手顿时朝着四周散去,不过还是将白弥勒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,防止他逃遁而去。2 Cellos金三角基地门外,领头的高大黑影露出面罩的眼睛看着逐渐远去的越野车,眼中闪过一道冷光,他从身边人手里接过一挺火箭筒抗在肩膀上,装上火箭弹,弹筒瞄着卿淑宝的越野车。2 Cellos...

2 Cellos态度暧昧的金将军,疯疯癫癫的陈天骄,诡秘莫测的南越局势,搅成一团乱麻,卿淑宝想着想着,困意袭来,眼皮一沉,昏昏睡去“啪嗒,啪嗒....”雨水从屋檐滴下打在芭蕉叶上,一滴一滴,声声入耳,卿淑宝被雨声打响,卿淑宝睁开眼睛,天色已经亮了。

  一感觉到这紫林军的恐怖之处,我连忙转过了身来,看看这个紫林军到底是什么来路,然而,就只是觉得眼前一花……2 Cellos陈天骄已经呕吐的不成样子了,她抱着肚子背对着火江的方向痛苦的闭着眼睛在地上呕着,吐出了隔夜的食物,陈天骄呕吐不止,最后只剩下干呕,呕出了黄胆汁。2 Cellos...

2 Cellos我们也不知道这法阵具体在什么位置,触发了什么机关才会启动,只能让那些僵尸继续替我们趟路,往前走了十几分钟,我们便感受到了炁场波动。

  我高祖爷还是有些不太放心,便又让几具绿毛僵在前面开道,测试了一下,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危险之后,众人才继续朝着前面挺近。2 Cellos而我的目光再次注意到了斗尸身上那好几重镌刻了符文的铁链,便问他身上为什么会带着这些枷锁。2 Cellos...